离婚证高清样本

明明领了结婚证,为什么依然男未娶女未嫁

     全职太太的不着落感背后,原来是一种夫妻没有真正在一起的感觉。
 
     今天的命运共同体话题,从这个不仔细体会其实很难察觉的点开始谈起,聊到曾经的仪式,有来有往的见证,具有什么意义。
 
     要获得实实在在的命运共同体式的绑定,男人需要承接什么,女人需要交付什么。请看。
     邹政:大家好,上一次我们谈到亲密关系中的一种类型,就是两个没有成人的小孩在一起,过得很痛苦,他们想要离开。这一次我们会想到另外一个话题:夫妻两个人他们既不缺钱,也没有特别的理由,说要分开。男人挺有钱的,男主外女主内的形式,女方没有工作,但是她感到不太舒服,好像花的不是自己的钱。这种感觉还挺普遍的,她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。
 
     薛伟:可能更多的时候她花这个钱要么就有点不安心,好像这个钱总归不是她的,今天花了明天还能不能有呢?她总有一个这样的担心在那里。虽然丈夫可能并没有想过不给她花钱,但她产生不出这种感觉来。另外一种就是花花花,但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没有那种花了钱之后的获得感。这两种感觉是比较多见的。这种人多半是全职太太。
     全职太太在我的印象中很明显的会有两类。如果经济上没有太多的担忧或者负担,这群人也经常呈现出两种状态:一种状态是好像活得挺开心也挺幸福的,物质上不缺,精神上也还行。另外一种是不缺钱,但总有刚才说的两种现象不断的影响她,甚至有可能到最后连关系都出现问题,亲密关系都无法维持。
 
     黄思思:我想到我的一个朋友,她结婚之前是有工作的,结婚之后她丈夫的收入比她高,她也在准备怀孕,就把工作辞掉了。可是她在来见朋友的时候,觉得好像羞于启齿,哪怕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,她依然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感,跟我们说到她没有工作这件事情的时候,总是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废掉了一样。
 
     邹政: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?我觉得挺好奇的,因为在传统的观念里,特别是在中国,好像男主外女主内,这是一个非常常见的事情。
 
     杨帆:这个过程中,他们的夫妻关系也挺奇怪的。她老公给她钱,她总觉得有一些不舒服。稍微跟她谈一谈这个话题,她就会跟我们讲,是因为她老公经常以开玩笑的方式说“你怎么又花了这么多钱啊”。 
 
     其实我们小时候经常也会听到父母说“我们要努力的赚钱啊,为了这个家,为了孩子,为了我们将来过更好的生活”。但是她讲这个话的时候,好像体现不出来这种感觉,反而觉得有一个怀疑,她老公赚钱真的是为了这个家吗?如果说不是,他也是给她用钱的,他只是总是说这样的话而已。
 
     黄思思:她好像是没有体会到她老公赚钱是为了这个家,她是这个家的一份子,她也是可以用这个钱的。
 
     薛伟:对,这个部分好像更多只是在感觉上。很多时候你去问她,不管问这个老公,还是问这个太太,她都会跟你说是的,特别是这个男的肯定说,“当然是为这个家”,他一定会这么讲。你听他这么说的时候,你不能说他说得不对,他也没有骗你,但是确实他说这个话的时候,你感受不到他所谓的“为了这个家”。那这个家在哪里呢?
 
     在他的话语当中,跟小时候听到父母说“我们这么幸苦去赚钱养家”,这个家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。父母说到这个部分的时候,你心里可能油然而生一种艰辛、沉重,感觉我们是一起的,你跟父母在很多地方不分彼此。但是这个丈夫说这个话的时候,你的心里面没有任何的地方好像会产生这种互动。这就让我觉得,好像确实是少了些什么东西,而这个东西似乎是在感觉上的一种东西。
 
     黄思思:我有一段时间也是非常奇怪,明明他们也是拿了结婚证的,也象征性的请亲戚朋友吃了个饭,虽然没有大办,但就是在这个过程中,这个女生没有办法获得已经嫁入了夫家的感觉。
 
     邹政:这让我想到前阵子我们讨论的《活着》这部电影,富贵和家珍的关系,家珍好像就一门心思的觉得要跟着富贵过日子,不管以前有一点钱,还是后来很穷。可能现在的人看他们的时候也会有一点疑惑,这个多苦啊。因为家珍家里其实还是有一点小钱的,她怎么会那么死心塌地的跟着富贵就这么过下去?富贵好像在有个地方也一门心思的不要做官了,要回到家里,家里有人在等我。
 
     薛伟:在这个地方可以看到,在传统的亲密关系当中,不仅仅是夫妻关系,比如说也延伸到亲子关系上啊,也是一种亲密关系,在这种亲密关系当中他们是一体的。
 
     而这种一体的感觉,不是在脑子里面觉得,我们应该被某种规定界定为是不可以分开的。现在更多的婚姻关系带给你的感觉是,我们好像是被法律规定,我们两人从此有了一种关系,但是在感觉上,我并不知道我跟你这个人到底有啥关系。所以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断裂。这种断裂到底怎么发生的?我觉得这种断裂其实很严重的影响到了我们说的亲密关系。
 
     杨帆:我记得以前有很多传统,在那些传统节日的时候,我小时候就会跟着爷爷奶奶去写一些——比如说给祖先烧东西的时候,就会写这个男的叫杨什么,他的名字,然后女的就叫杨什么氏,好像在那个地方看得出来他们是一体的,就是女性不是一个独立的名字,而是前面加上了丈夫的姓。好像我们现在就不是这样了,并不是那个女的就跟着夫家姓了,跟这样一个断裂有关系吗?
 
     薛伟:对,所以在既往的这种传统模式当中,或者这种仪式当中,要是女的嫁给了夫家,她就应该被冠上夫家的姓氏,然后她从此就不再是娘家的姓氏了,甚至她以后的碑上也是夫家的姓氏,她肯定不能用她娘家的姓氏冠在那个地方。
 
     但是我们可能有一段时间觉得,那是不是就显得这个女的似乎不存在一样。确实来说,在既往的传统模式当中,所谓的男主外女主内,女性是不需要在所谓外显的社会层面上去获取什么身份的。妻以夫为贵,只要丈夫拥有任何的社会身份及其荣誉,那妻子理所当然的就共享,因为她的姓也都是同样的姓。
 
     现在就不太一样,一方面我们通过婚姻在一起,但并没有达成这种共享,依然觉得那两个人好像一定程度上就有了这种合作的关系,只是这个合作变得更加的紧密,而且还受到法律的保护。
 
     但是法律保护不了感觉,或者法律左右不了这种心里面的感觉。所以,我觉得法律如果是一个挺现代的建构人际关系的一种规则的话,那以往的规则更是一些传统的礼仪,一些风俗等等。所以,我们突然从一种形态变成另一种形态的时候,确实不知不觉当中就丢失了很多东西,也许这个东西并不只是那个姓氏本身。
 
     现在如果你让一个现代女性,你嫁给他,你就从此冠上他的姓氏吧,这有点不习惯或者很多人不太能接受。难道说我们就是要追求这样的形式吗?事实上,我觉得形式有时候是不能跟内在完全切割的。你说内在已经被你获得了,可以不在乎形式。可是如果内在没有获得的时候,直接把形式丢掉,可能很容易把内在也一起丢失了。
 
     所以,在亲密关系当中,因为没有了姓氏的改变,使得婚姻的仪式好像缺失了一部分。怎么把自己的感觉,从娘家搬运到夫家以后,从此让自己站立在夫家的感觉上去?好像这个环节不见了。而法律不太能够在这个地方完成一种见证。
 
     以前说一个婚礼肯定是要操办几天,请所有的亲朋好友,这是一种潜在的见证,是用活生生的一个一个人的眼睛来见证。他们看你的眼神,然后你叫他一声,如果是长辈,他可能还得给你一个红包。这样的细节,就使得这些感觉一一的在那个地方。要么就承接,就是你叫了夫家人的亲戚长辈,你叫了他一声,他给你一个红包,你就获得了承接。男的到女方家里去,叫了长辈,也给一个红包,就好像给了一份寄放。这样的话就完成了寄放和承接的过程。
 
     可是我们现在到了民政局,领了两个证。貌似不带感觉的两个章敲下来,宣布你们从此在一起了。然后两个人很闷的就从此在一起,好像这种感觉没有办法完成历程。
 
     黄思思:薛老师说的仪式会让我觉得,这个感觉是有来有往的。就是我叫你一声,你给我一个红包,这个感觉是有来往的。如果仅仅在民政局放两个章子的话,就好像是我宣布你们两个人在一起,和这两个人没有关系。
 
     杨帆:就感觉上连不上。
 
     薛伟:对。因为那只是一纸文书嘛,法律的认定。但是它不带有感觉,法律本身就不应该带有感觉啊。
 
     杨帆:所以今天我们谈到这个地方就让我想到,婚姻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是,当一个女的嫁给一个男的时候,他们成为夫妻,它不仅是要形式上这个人嫁过去,跟他住在一起,而且在感觉上,完全和这个人连在一起,从此以后我是他们家的人。
 
     薛伟:对。这里面还有一个挺很重要的问题。因为我们先接触了挺多现代的观念的,就是我们觉得一个女的,比如说我们现在会强调:你已经嫁出来了,你不能跟你的父母纠缠不休,要跟他们要切断关系,要不然你怎么去嫁给你的老公呢?很多人是有这样一个概念的。
 
     但是从刚才我们描述的事情来看,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让她跟她父母切断了就了结了,不是的,是明明有一部分感觉是通过这个男的去接受她的,那部分里面必然来自她的娘家,另外一部分感觉是在男方这边去做一个连接和承接的。
 
     所以不像我们想象当中,如果说女的离开自己的娘家,一刀切,这个男的也跟自己的父母一刀切,然后两个人从此在一起了。那他们两个人算什么呢,就好像两张结婚证书盖了章以后放在一起。
 
     邹政:所以要真正的在一起挺不容易的啊。今天正好借这个话题谈到了:为什么在婚姻当中,什么都不缺,可是唯一缺的就是一种在一起的感觉。
 
     薛伟:对,所以刚才说到全职太太这个问题,那些明明不缺钱花,却没有花钱的感觉的人,要么就是空乏感,要么就是很不安心的感觉,总觉得这个钱不是自己的。
 
     我想这种感觉就是源自于,他们两个人可能在结婚的时候,就缺失了刚才我们说的那个过程当中,能够产生感觉上相互能够有关联的那个见证,那种过程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